啊梓君

=Azi.
谢谢你点开我的主页!
fo前麻烦阅读置顶
—————
推>恋与/七日/博天/轰出
腐向乙女双吃注意避雷
—————
头像by.秋壳
版头by.荆棘

© 啊梓君
Powered by LOFTER

【十碳】溯洄

距离十碳中国live还有倒计时5天!

今天我就来解禁一下这篇粮!(虽然是篇刀子)

想当年在冷圈我还能冒充半个文手啊。

写的时候我可完全没想到他们有生之年还能在一起唱歌(感慨)。

这周要做一个幸福的十碳饭。我爱他们。

—————————————

溯洄

-Azi          

*ooc注意

*勿代三

*部分梗源自真实事件 



  那个时候,就是被日落余晖掩映着的他闯入眼帘的时候,逆光所看到他的笑颜,好像点燃了什么早就停息的灰烬。


  1-

  将近黄昏的时候,SYNCHRONITY第一回的试录才算是告一段落,录音室内「お疲れ様でした」起落的声音和次第熄灭的照明灯结束了一天的工作,ゆう十有礼貌地回绝了大家的晚餐邀请,说着「庆功宴什么的还是留到播出成功吧」,然后笑着摆手离开。

  说起SYNCHRONITY,这是ゆう十第一次负责的大型企划,将声优与唱见结合,脱离了单纯的谱曲唱歌,就必然地要接触各种各样新的人,他这个策划人也理所当然地承受了更多的压力。

  摆脱不了工作啊,一个人吃顿饭放松一下吧。

  稍微绕了点远路去了以前熟悉的饭馆,这个时间点果然是人满为患,店长把ゆう十安置在唯一剩下的四人座位置,然后就在桌椅间忙得抽不开身。

  「真没办法啊…确实,谁让我是一个人呢,就等等吧。」ゆう十看着对面空旷的位置有些出神,说起来,明明是自己期望要一个人吃顿饭,现在却跟周围的嘈杂氛围格格不入,这种感觉还真是复杂。

  碗筷碰撞的声音,桌椅挪动的声音,声声涌入,客人谈笑的声音,店长招呼的声音,全部都无法抵挡——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欢迎光临)——」

  伴随着木门拉动的声响,有什么赤色强光从门外面直射进来,ゆう十轻眯了下眼,「黄昏啊。」一面感慨太阳最后一瞬也如此刺眼,一面埋怨自己为什么坐了正对大门的座位,还不想自己的眼睛这么快被闪瞎呢。然后下一秒他看清了进来人的长相。

  在落日余晖下燃烧着的,深棕色的短发,和他再熟悉不过的笑颜。

  有些繁杂的情绪如赤潮一般席卷而上,ゆう十在强光中忘记了眨眼,角膜涩涩发胀。

  原来如此,原来自己不是简单地想要一个人吃饭啊。

  -「欸——没有位置了吗,已经??」

  原来是缺少青睐的友人啊。

  -「ゆう十……さん?」

 

2-

  在生放里突然被弹幕问道:「之前也说过要给ぐるたみん写首歌的唷?」

  ゆう十不自觉地笑笑,有些事情真的就算你想忘也会有人帮你记着呢。

  何况自己还没来得及忘掉。

  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吧,说要给那个人写一首歌。那个青涩聒噪的少年的影子挥之不去,那首歌的初心也没有改变。「其实很早以前就已经写好了。」ゆう十回复道,为什么一直没有发布呢,原因大概有种种,像是一开始想着过段时间再发会比较有纪念意义;意识到疏远后觉得这是两个人唯一的约定而不愿割舍;直到现在很多感情已经麻木,对于再也没有在同一时间进行交流的两个人来说,这首歌真的还有它的意义吗?

  不过原因终归是原因,本来已经要完全归还给回忆的东西,在被他人重新提及的一刹那,那一瞬间所产生的感念和心疼,足以给予它正式发布的新理由。

  「是那个吗!」

  「是那个唷。」

  不言而喻地和自己的fan相互肯定,原来还是被不少人记着的。

  「不过这个要是我能唱的话对于擅长快语速的人来说就是很容易的了吧。应该是很能活跃live的歌呢。」也许是习惯了温柔待人,结果字句间都仿佛是在为那个马上要tour的少年着想。

  只是ぐるたみん大概是永远也不会察觉到吧。

  也不能怪他没察觉,是过于冗长的时间的错。

  所以在后来征求ぐるたみんlive曲目时看到那首歌是候补的时候,ゆう十说:「仅仅是这样就很开心了」 

  至于为什么投稿时间是第一次见面的时间,为什么歌曲主题是ぐるたみん最喜欢的足球,为什么明明写给一个人却是两个人合唱的曲目。这些原因时至今日也都不重要了吧?

  「サクラ錯乱シュ—ト」

  对于正在各自的道路上努力前行的两个人来说,重回过去什么的简直像小孩子的无理取闹。之所以写这首歌的初心也是为了看见你能高兴地唱歌的样子,所以现在,就算你不唱这首歌,也是在幸福地唱着自己的歌的。

  这样就够了。

 

3-

  「ゆう十さん?」おさむらい从ぐるたみん身后探出头来,「啊啊真巧啊,ゆう十さん也在这里吃饭?」

  「这不是四人位吗,还约了别人吗?」

  「没有哦,请坐吧。」

  「那就打扰了。」

  可以感觉到ぐるたみん有些措手不及且生硬的礼仪,但他还是笑着跟おさむらい一起坐到了ゆう十的对面。看来他还是那个有些腼腆的少年呢。ゆう十回以微笑,ぐるたみん从以前就很有礼貌,但之前对自己的礼貌和现在的礼貌,还是有些差别。

  「说起来我们三个之前也这样一起吃过饭呢。」おさむらい点了些传统菜后突然说道。

  「对对,是火锅哦,超暖和的那种。ぐるたみん还记得吗?」ゆう十笑着看向对桌的人,那人下意识抬眼与自己对上视线后匆匆移开:「记得啊…坐错站的ゆう十さん超级靠不住呢。」

  「那种丢人的事就给我忘掉啊。」

  像这样两个人说话已经是好难得的事情了,不由得让人心生怀念。

  「说起来,ゆう十跟ぐるたみん你们这几年都没怎么联系吗?我记得那个时候关系真是超好呢……」おさむらい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桌上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推特就不说了,就连生放送也总是提起对方。」

  「是呢。」ゆう十迎合着笑笑,「那个时候还没有好好把音乐作为一项事业发展呢,现在两个人工作都挺忙的啊。」

  现在谈起过去,应该是一种感慨欣慰,

  但是如果是还没有放下的人呢?

  「借过一下。」ぐるたみん绕过おさむらい的手去拿另一瓶酒,然后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ぐるたみん不是不喝酒吗?」ゆう十问。

  「ゆう十さ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ぐるたみん轻笑了下,「什么都会变的嘛——」说着就举杯喝下一口。

  ゆう十还没有弄清楚这话后面是不是还有别的含义时,突然就听到人剧烈的咳嗽声。

  「咳…唔,好辣??」

  「噗哈哈……」おさむらい笑出声:「ゆう十你也真是的,点这么烈的酒,真的有做歌手保护嗓子的自觉吗?」

  「啊……我可是好不容易脱逃一次出来自己吃饭的,就让我随性一次嘛。」

  「也要为我们的ぐるたみん小朋友着想一下啊」

  「嘁…」

  然后是一些日常的交谈,工作上的事,生活上的事,说起おさむらい上周跟伊东和kony在中国B站上面直播,ゆう十说自己忙完企划后说不定也会去试试,说ぐるたみん的新专和十月live巡演,大家都在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只是时不时总会提到之前的事,在几年前还没有这般工作压力时的他们两个人的事。

  然后某人就会一言不发地喝酒,偶尔回应似的笑笑。后来就是趴在桌子上看推。

  「啊抱歉,我接个电话。」おさむらい掏出响个不停的手机,然后像是有什么急事的样子,说着下次再好好约就提早回家了。

  桌子上只剩下ゆう十和ぐるたみん两个人,氛围好像就跟刚才有些不同。

  「ぐるたみん?」ゆう十摇醒趴在桌子上快要睡着的少年。

  「嗯.…什么?……おさむらいさん走了啊。」他的面颊有些发红,深棕色的发梢有些汗湿耷拉在额头上。「呜啊真是太好了,从刚才开始就唠唠叨叨地总是说着以前的事啊——」

  「ぐるたみん……你喝太多酒啦。」ゆう十意识到人好像喝醉了,把他前面的酒瓶挪开,带着些许懊恼,要是真醉了就麻烦了。说起来也怪自己刚才自顾自地跟おさむらい聊天,还带着些许逃避刻意没有去看ぐるたみん这边。

  「我啊…没有ゆう十さん那么厉害,能够那么自然地跟别人聊之前的事。」

  「……ぐるたみん?」

  「毕竟啊,对ゆう十さん来说……我们的关系冷清了也许没什么,对我来说,

——可不是自己情愿的啊。」

  有些苦涩的酒精的气味,充斥在鼻腔里,脉搏里鼓动的血液仿佛在提醒着什么。

  原来他跟自己一样还没有放下。

 

4-

  ぐるたみん惊呼着接住在空中颠簸了几圈的酱油瓶,中途摆出几个夸张的动作,然后大喘气地站稳,偷偷看了一眼身边戴着黑色毡帽的男子。

  「这是什么?你的特长?杂耍?」那人抬起手半遮脸似乎在忍笑,ぐるたみん的目光却情不自禁地落在人骨骼分明的手上。经常在推特上看到他发手的照片,果然是非常好看呢。

  「都说了一起去外面吃饭,为什么要执意在家做啊,」ゆう十走近了些,从壁橱里拿出刀具,无奈地开始切那些坚硬的块茎,「再说,ぐるたん你擅长什么料理啊?」

  「芥末加酱油。」 

  「给我去外面坐着。」

  还以为稍微久了点没见面这个少年已经会自己做些饭菜了,难道还是只会煮面和茶泡饭吗?ゆう十轻轻叹口气,不过也没有怪他的意思,毕竟工作肯定很忙吧。

  这是两人工作后久违的一次会面,听说对方工作都有了较大的进展,于是闲下来就立刻约着一起吃饭。由ゆう十提出,对方一口答应,一周不到就能这样面对面坐在一起,给人说不出的安心。

  只是简简单单做了些家常菜吃,ゆう十侧靠在冰箱旁问ぐるたみん要不要些啤酒。

  「不喝,ゆう十さん也不要喝,对胃不好啊。」

  「啊,好的好的。」乖乖地关上冰箱的门坐回人身边,两个人并肩看着电视。

  以前也经常到对方那里串门呢,不过还好现在也没走得太远。

  「ゆう十さん一个人傻笑什么呢。」

  「没什么,就在想,ぐるたみん的真人MV可真帅呢——」

  「什么啊…ゆう十さん不是还颜出了吗,身为池面是不是这样方便跟女孩子交流啊??」

  「说什么呢??」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彼此在向前迈步的体现。

  想要变得更优秀,想要让喜欢自己的人们更幸福。

  虽然会越来越忙,虽然跟对方的联系会越来越弱,不过有些东西应该是不会变的。

  像ゆう十在ぐるたみんMV公布时对他说恭喜,对方回复的谢谢yuutoman;

  像ゆう十颜出时ぐる饭说像某个人时,ぐるたみん回复的布鲁申科。

  一些属于两个人的记忆还是非常鲜活的。

  「那么就——提前祝贺ぐるたん的新专发布!」ゆう十将果汁举到ぐるたみん眼前,ぐるたみん手忙脚乱地放下筷子蹙眉看着人:「突然这么正经干嘛啊,那,我也,

  ——祝ゆう十さん的新企划成功!不过有我在就肯定没问题,嘿。」

  「你这么说那我可要跟着ぐるたん了?」

  「放心地跟着我吧!!!」

  恍惚间,仿佛有什么场景重合在一起。三年前自己曾说过要一生追随的某个人,坚定地回复自己我也是的时候,那个从心脏深处开始上涌的感动之情,又在血液里活了过来。

  我们会一直追随于对方左右的。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5-

  被车厢里无机质的报站声音给吵醒。

  ゆう十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回忆了刚刚做的梦。

  记不清大概,朦胧的似乎是好久前的一次ぐるたみん到自己家吃饭的事情。

  ゆう十努力地欠了下身子,觉得自己左侧意外地重,抬眼就看到紧靠在自己身侧睡着的ぐるたみん,还散发着一身酒气。

  啊,想起来了。这家伙喝醉了来着。自己思前想后最终只好把他往家里扛。

  原来他就在身边,也难怪自己会想起以前的事。

  「ぐるたみん,醒一醒,快到站了噢。」

  要背起一个成年男性的力量可不是说说而已的,还是把人叫醒比较靠谱啊。看着人慢慢睁开眼来的ゆう十不由得松了口气。

  「把手给我。」不由分说地将人右手臂环过,借力让人站起来,重量比想象中的要轻一些。

  「ゆう十さん…」肩上的人嗫嚅着喊起自己的名字,「……ゆう十さん浑身酒气好恶心。」

  「……」真想把人扔地上。

  像这样毫无防备地依赖自己,对现在来说简直是奢望。不过像ぐるたみん这样热情开朗又直率的家伙,也不会有人忍心害他吧。可是万一有呢?

  为什么自己总是忍不住想去担心他呢。

  也许是因为他一直是这种喊着交给我吧然后拼命努力的人,所以肯定会有不少人把他当成光源来追逐,唱着「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我发誓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的不就是他吗,说着「现在就为了等待我的声音而迎难而上」,在那首歌里,这个少年想要将自己的全部都给予给喜欢他的人们。

  对于这样耀眼而不遗余力的存在,

  就算再怎么喜欢,也没办法据为己有。

  「ゆう十さん我们要去哪里啊——」神志不清的人却还想搭话,ゆう十倒是累得不想搭理他,跟醉酒的人说什么都没有用吧,又记不住。还不如留点力气走稳路。

  「ゆう十さん我好想吐……」别吐我身上啊拜托。

  「ゆう十さん,拉面,想吃。」真的还能吃得下吗你。

  「ゆう十さん,我们坐飞机不行吗,走路好晕。」不行。

  「ゆう十さん……千万不要喜欢我啊。」

  「不然会超糟糕的,我。」

  迎面来的晚风让人想打寒战,夏天也差不多快要过完了呢。街道上熙熙攘攘的,明明都深夜了也不安静一下。

  「不会的,安心吧。」ゆう十重新稳了稳肩上的人,揉了揉少年深棕色的短发以示安慰。市区的霓虹灯映得少年脸格外明亮,ゆう十将脸又埋进帽檐阴影里了几寸。

  「我不会喜欢上你的。」

  

6-

  樱花落尽的时季,馥郁的日光。

  「所以说,高音都混在一起听不清是谁唱的了啊。」一边有些懊恼地抱怨着,ゆう十摘掉左耳的耳机递还给ぐるたみん,ぐるたみん也关掉播放器里正在播放的骸骨楽団とリリア,取下自己右耳上的耳机:「啊抱歉抱歉,我也没想到我们两个高音这么相似,嘿嘿。」

  看人好像还有点得意的样子,ゆう十只好笑着去拍他的头:「我是没关系,大合唱的时候ぐるたん可不能这样。」

  「我知道!ぐるたみん将来的后期一定是世界第一!!等着瞧。」

  因为一唱起歌来就十分忘我,高音又出奇地高,ぐるたみん的声音在合唱里往往会有些突兀,他正学着如何调节让自己的声音融入到大家之中。不过即使是现在不完美的自己,也有人好好陪着,所以没什么可担心的。

  ゆう十把桌子上草莓味的雪糕推到ぐるたみん面前,示意人再不吃可要化掉了,然后自顾自开始谱新专的曲子。

  「ゆう十さん是工作狂吗?」ぐるたみん一边吃起雪糕一边看着认真思考起来的人,「每天沉迷工作可找不到女朋友。」

  「而且还奔三了。」

  「而且还长得像布鲁申科。」

  -「快闭嘴。」

  才不是什么工作狂,只是喜欢音乐而已。

  喜欢能给人带来触动的旋律,喜欢用节奏传递感情,喜欢唱歌,而且正是因为这份喜欢,才能认识同样喜欢音乐的你。

  「ゆう十さん其实并不像你的fan们所喜欢的那样沉稳帅气。」ぐるたみん突然非常严肃地说着,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为什么…这么说?」察觉到异样的ゆう十怀疑地看着人凝重的表情。

  「因为啊,ゆう十さん跟我一起合唱リンちゃんなう的时候,」ぐるたみん看向ゆう十的眼睛:「就像痴汉一样。」

  「而且NighT系列的声音也真的好像个女人。」

  -「你这家伙……」ゆう十放下了手中的纸笔。

  「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笑起来的ゆう十さん好可怕!不要过来!!我错了——!!!」

  想说还有很长的路给我们来走,想说还有很长的时间让我们去了解对方,想说还要一起合唱很多很多的歌,想说,认识你真是最幸运的事。

  樱花落尽的时季,馥郁的日光,和日光下曾经的两人。

 

7-

  ぐるたみん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正午时分。

  空无一人的公寓和桌子上冒着蒸汽的热水。

  ぐるたみん从陌生的床上爬起来,意识倒是很清晰,只是脑袋隐隐作痛。他从墙上揭下那张醒目的便签,上面说着已经帮他公司请了病假,但是自己要上班所以就先走了。不出意外就是ゆう十在自己醉酒后收留了自己。

  他觉得自己昨天意气用事地不停喝酒真像个小孩子,两个人这么久没见了,是一直没有放下过去的自己的错。既然两个人都决定了要开拓自己的方向,已经走上了不重合的道路,渐渐被淡化的关系也是无法改变的事。

  明明现在只要持有对他的感谢和珍惜就行了……为什么会残留其他多余的感情。

  在不知不觉中被这种感觉牵绊,变得迈不出脚步了。

  变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啊啊,拜托。振作一点啊ぐるたみん!」少年重新躺倒在床上,枕头上,床单上,被褥间,到处都是那个人的味道。

  只要靠近他,就会想回到从前的日子。

  「……决定了!」ぐるたみん按下了那个人的电话,与其自己再这样彷徨,不如就果断一点,主动去联系他吧,说不定对方正想着同样的事呢。没错,恋爱大师ぐるたみん。

  上吧。

  -「喂?」ゆう十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ゆう十さん?..啊,那个,昨天的事多谢了,不小心喝醉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没关系。」

  ぐるたみん哽咽了一下,继续说道:「以及,如果有时间的话,

——我觉得我们可以再一起好好吃顿饭。

——好好聊聊从前的事情吧..我还有想对ゆう十さん说的话。

——这次我不会喝酒了!绝对?」

  对方并没有立刻做出回应,几秒钟的等待仿佛延迟了一个世纪一般。

  「ぐるたみん,」听见他喊出自己名字时的激动似乎来得太早了些,「我觉得从前没有那么多要说的了。」

  「ぐるたみん最近新专发售也很忙吧,还是不要总想着从前比较好。」

  「我快要进录音室了,你离开记得帮我锁好门窗。谢谢。」

  「嘟——嘟——」

  失去人声后的房间变得更加静谧,如同死水要将人溺死在空气里。

  少年放下了电话,没再多说什么。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曾经燃烧过,虽然现在停息了,但是道路却变得明朗起来。

  再没有什么可以绊住他前行的荆棘了。

  他大可不必感念什么,不必为什么而心疼。

现在的他,只用向前就可以了。

  

 

End.  


评论 ( 5 )
热度 ( 15 )
TOP